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一百零七章:摄魂术
    “牛二牛,离砍天斧再次发出雷阳之力,还有多长时间?”何城主急问道。

    “我不知。”牛二牛很光棍的道。

    众修士绝倒,他们虽然并不知何城主口中的雷阳之力到底是何物,可是联想到之前的那两道雷电,想来便是了。

    雷电至阳至烈,正是阴气鬼息的克星,如今这斧山之内阴气之盛,恐怕比森城还要浓烈了,也只有至阳至烈的雷电才能劈散。

    “不行,地要塌了!”不等何城主再说什么,俞虹大叫道。

    顾绣就觉的脚下一闪,人已经直直的落了下去。

    半途中,她连忙运转云遁术,也不知下方有多深,若是就这般傻傻的摔下去,想必不死也重伤。

    “快使用青云步。”顾绣提醒顾萱几人道。

    好在虽然阴气浓烈,神息被压制,刚才撑起防御护罩,又费了诸多神息,但是顾绣今日穿的是自己炼制的法衣,法衣之上不仅布有七灵阵,还有容息阵,到现在为止,她的神息还是足够支撑她再战一阵的。

    顾萱身上的法衣也是她买了材料,请顾绣帮着炼制的,所以现在也得到了这件法衣的好处。

    至于顾望顾希,当时顾绣为了给何城主炼制那件笼烟榴仙裙,花费了太多功夫,自然没有时间为顾家每人炼制一件,何况顾望顾希也并没有请她帮着炼制,现在二人却是颇为费力的。

    好在,还有地风熊,顾绣让地风熊驮了顾望顾希一程,终于让二人安全落地。

    只是落地后,入目所见,顾绣觉的还不如耗费神息在半空中飘着呢。

    一方巨大的黑幡在他们落下的裂口处慢慢舒展,虽然现在尚未完全展开,其内滚滚而来的浓烈阴气,让一众道修也知道这玩意儿的厉害。

    之前那些阴气便是从这黑幡中散发出来的,只凭着这些鬼修,他们是弄不出那些阴气的。

    他们这些人落到黑幡之下,人数已经折了近一半,顾绣忙四处看了看,好在冯守槐还在,夏应风和冯守桂也还活着。

    那些鬼修用阴森的目光盯视着他们这些不速之客,却并没有贸然上前攻击。

    只是防贼般的盯着他们,似乎并无动手的意思。

    “他们要成功了。”

    牛二牛忽然爆喝一声。

    “我们该如何?”有人问道。

    该如何,现下牛二牛也不知了,他们本可待在天斧山正心,安心等待着。

    却没想到,魂幡力量太大,整个天斧山之内都被魂幡中散发的阴气笼罩,如此,他们若是还似先前一般老实的等着,结果如何,他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一张艳丽夺目的脸,从原本正对着魂幡的状态转了过来,顾绣认得这张脸,这正是之前他们在斧山之外看到的那名绝丽的真神期鬼修。

    “道友,你今日能来此地,是你的运道,你当知我们是为了什么,而你们又可获得何物,如此,你们不但不应阻止我等,反而应该助我等一臂之力,方是正理。”

    女子的声音如落玉流珠,悦耳非常,此话一出,顾绣就觉的她说的甚为在理,他们的确不应阻他们,反而应助他们一臂之力,如此,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俞虹已经对何城主谏言道:“城主,我觉的郁前辈说的甚为在理。”

    “娘,我们就等着吧。”何凌何冲也劝道。

    就连牛二牛也点头道:“我们想得到砍天斧,只有魂幡自己冲破封压,方能令砍天斧现行,这许多年以来,很多人都相信这天斧山之内因藏有砍天斧,此山才会时不时出现自发雷电之现象。

    虽亦有人前来探查,却始终因为有魂幡在此,不得入内,这魂幡乃鬼修之物,据传是曾经的大能鬼修冥通的宝物,那冥通陨落后,他的宝物便留在天斧山之内,天斧山原本并不是天斧山,而只是一座普通的山峰,只因地处隐蔽幽暗之处,常年不见赤乌阳气,就连月华也难以泄洒于此地,极为适合鬼修修炼,如此,方被冥通选为自己在森城之外的洞府。

    据说这便是通冥最后的灭魂之地,至于灭魂原因,却不甚清楚,不知是否因为他冲击鬼尊后期境界失败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只是后来不知为何,原本的那个不知名的山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时不时自劈雷电的天斧山。

    都说那是因为神器砍天斧遗落此地,才致天斧山成型,引发自身雷电。”

    牛二牛叹道:“只是世人如此猜测,却因为这天斧山内阴阳变幻莫测,若是仅有道修进来,阴气过重,道修无法承受,若是只有鬼修进来,则引起阳气迸发,鬼修便会落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不是无人猜测过此地,须得鬼修道修同时进入,方才能维持暂时的平衡。

    只是自古鬼修道修便道不同不相为谋,一见面不说斗个你死我活,起码不会互相合作,今日,我们得此机缘,何榴,以我之见,暂且莫要阻止郁城主,我们可视之后情况,再行定夺。”

    “呵,阁下不仅用摄魂术迷惑了我们这些低阶修士,就连牛二牛这个老油条也被你魅惑了。”

    何城主语带嘲讽,“只是本城想问问阁下,袁城主以及其他道友,现在身在何处,莫非其神魂已经被阁下或者是阁下手下的小鬼们吞噬殆尽?”

    未等郁琉璃说话,牛二牛便道:“何榴,你莫要看低了我,这些手段对我是没用的,我方才所言,便是真心所想,与郁城主使的是摄魂术还是魅惑术,并无关系。”

    “既然何道友没有明确反对,那么我便认为你同意了。”郁琉璃轻笑一声,柔媚潋滟。

    直到郁琉璃转过头去,顾绣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她面色惨白,自己方才竟然被人控制住了心神,所思所想所言皆不是自己真实的心意,这郁琉璃虽然只是与何城主一般,乃是真神期境界,可是同境界的鬼修,比道修的实力要强上许多,看来不仅在修仙界如此,尊神界亦如是。

    “八妹,刚才……刚才似乎有人指挥着我的思维想法以及语言,我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大脑,简直太可怕了。”

    顾萱一脸后怕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