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一百零八章:御起
    “这便是鬼修的摄魂术了,鬼修的可怕之处,不仅仅于此,何城主他们不预与鬼修缠斗,便是有此顾忌。”

    说话的是冯守槐,见大家都看向他,而那些鬼修们又急着往魂幡中注入鬼息,想让魂幡重震幡面,并无暇顾及他们。

    何城主不知拿出一件什么宝物,为他们这些幸存的修士撑起一层护罩,免了他们受到阴气侵袭之苦,暂且倒也无甚危险,只待鬼修魂幡重御之后,再视情况而定,到底是逃命还是寻宝了。

    既然现下无事,冯守槐便和他们解释了一番他之前能够看到鬼物而其他人看不见的原因,“我出生的那夜,便是如今夜一般,既无月华亦无星光,且为子时正时,那时为阴气最浓阳气最弱之时,遂我自出生后,对鬼物阴气等,便比一般人要敏感许多。”

    “原来如此。”顾希好奇道:“那你是不是经常看到这些?”

    冯守槐摇头道:“我们尊神界即使是凡人身死,魂魄也不会在世间多做停留,修士身死之后,魂魄更是立刻便被召入幽冥界,所以除了鬼修,一般的鬼物是很少能够存于世间的。

    当然了,因为鬼修一般避居森城,很少外出,所以我自出生以来,虽然见过新死之人的魂魄,但是次数并不多,我怀疑之前那个侍卫当与我的情况相同。

    这倒巧了,我这还是第一次碰到与自己情况相似之人。”

    说到那个侍卫,几人的目光向四处扫了扫,并未再看到那人。

    “他会不会……”

    顾希猜测着,虽然未明言,但是他们又何尝不知他的意思。

    “就算是,也不奇怪,今夜陨落的人,又何止我大哥一人。”

    想到陨落的冯守杨,冯守槐的情绪再次低落下来。

    “快退!”顾绣袍袖一扫,将站在自己身边的顾萱等几人往后扫了数步,她自己也立刻运起云遁术,往后退了数步。

    与此同时,冰瓶法器祭出,顾绣右手一点,冰瓶悬浮半空中,像是被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托起,而后从冰瓶口中缓缓升起一个冰雕般的美人儿,那美人儿冰肌玉肤,雪肤花貌,便是个假人儿,此时矗立在冰瓶之上,也似能晃花了眼。

    顾绣一掐法诀,那美人儿檀口轻启,一支支的冰针从她口中飞速的射出,正对上从魂幡中飞旋而来的一个个鬼头。

    那些鬼头一触到冰针,顿时便发出一声惨叫,那惨叫声渗人非常,顾绣一边御使着冰瓶法器对付从魂幡中飞出的鬼头鬼手,一边对已经愣住了的顾希冯守槐喝道:“还不动手,莫非想被万鬼噬咬?”

    她这一声爆喝,将已经吓得懵住的顾希和冯守槐喝的回过神来。

    “哦……哦……对,对。”二人忙手忙脚乱的运起神息,发出各种法术。

    此时,那张巨大的魂幡已经完全铺展开来了,魂幡上阴气翻滚,浓的似乎能滴出墨来,其中更是传来渗人非常的万鬼嚎哭声,且有阴风阵阵。

    就在刚刚,魂幡完全铺展的一瞬间,从中涌出的阴风顷刻间便将何城主撑起的防御护罩给破了。

    若不是顾绣反应极快的带着顾萱几人连退十数步,就要被伴随着阴风飞旋而来的鬼头噬咬到了,那些鬼头面目虽各不相同,可是个个皆张口瞪眼,面部七窍或是流脓,或是流血,或是露出森森白骨,或是神色阴邪,反正怎么恐怖怎么来,将一干原本待在何城主防御护罩中,甚有安全感的道修们吓懵了。

    甚少有人如顾绣这般,在防御护罩破裂的瞬间,便反应极快的后退十数步,不但自己后退,还将身边人也带的往后退了近一射之地。

    如此,他们方才避免了那最开始的令人猝不及防的鬼头阴风攻击。

    而其他人就没有那般好运了。

    在顾绣的冰瓶法器,顾萱的方刀斩法器纷纷祭出的同时,早已有修士被鬼头咬住了,鬼头一沾上人,那人被沾上的皮肤变迅速变黑,继而腐烂。

    这是被阴气腐蚀的,若是反应及时,实力又尚可,还能迅速使出法术,将鬼头灭毁,服下正气丹,或可有一线生机。

    可是这次出门的修士,谁又料想会碰到鲜少在森城以外出没的鬼修,是以,甚少有人备有正气丹。

    看着那些修士的被噬咬的凄惨模样,顾绣咬了咬牙,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死的这般难看。

    “八妹,我们和二哥他们联手,大家背靠背,各自攻击,互相防御,我们可不能被这些丑东西咬死,我可不想死后变成这般丑模样,太令人恶心了。”

    顾绣觉的她和顾萱虽然并不同父,亦不同母,只是堂姐妹,倒是颇有几分相像,时不时还会来一个“心有灵犀”,她可不也是这般想的。

    “好,我来布置各人所站方位。”

    顾绣直接道,并不是她托大,而是她因为炼制法衣,并擅长在法衣上布置阵法,所以于阵法之道颇有造诣。

    现在虽然没有布阵工具,只凭几人的配合,再利用各人本身的神息,亦可布置个简易的防御阵。

    每个人所站立的方位,攻击的方向以及防御的手法,都是他们在这鬼头鬼手乱飞,阴气四处侵袭的一战中,能否逃过性命的关键。

    所以,顾绣没时间和顾萱他们商量了,她也不相信他们几人中,有人能比她做的更好,只是修为,自己就高了他们一个小境界。

    顾绣的决定,并没有人反对,顾萱最先表示支持,她一边掐着法诀,御使方刀斩再次砍碎一颗鬼头,一边对顾绣道:“八妹,你快布置吧,不能这般下去了,我们现在各自为战,根本支持不了多久,这外面的山道还不知如何,现下,只能且战且退。”

    顾绣点点头,一刻也不耽搁的开始布置起各人的位置来。

    五人中,她、顾萱、顾望三人的实力稍强。顾希冯守槐的实力弱些,顾绣便将顾萱和自己布置在最前方,主攻。

    而顾望在靠近山道的那一方,他们要退出去,就要有一个心思清明的人观察地形以及环境,顾望虽然脾气暴躁,可是关键时刻,却是极为理智与稳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