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一百二十二章:误会
    “城主夫人的芳辰,那在下可得去凑凑热闹!”于明海爽朗道,“彭道友,我们既然也要去尚城,就算不与顾道友他们同路,到时在尚城倒可一聚。”

    彭昌争看了于明海一眼,于明海嘿嘿一笑,粗壮的汉子这般一笑,反倒有几分憨态。

    彭昌争也不管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物,递给顾绣,顾绣接过,“是传讯符?”

    彭昌争点头,“到尚城后,顾道友若是有时间,或可传讯于在下。”

    “好。”顾绣毫不扭捏的将传讯符放进储物袋中。

    彭昌争和于明海对几人拱拱手,便转头大步离开了。

    “六妹、八妹,我们是否也要先行一步?”顾望传音与二人。

    “何城主和俞副城主都在疗伤,我们去找宋姑娘辞行吧?”顾绣想了下,方道,这也算试探一下何城主那边的态度。

    “我陪你一起去。”顾萱道。

    宋香惊讶的看着二人,“顾道友,你们不和我们一起走了?这里离尚城还有近万里之远,况且此去一路,皆是密林山道,常有妖兽出没,危险重重,顾道友,你们的修为……不如还是跟着我们城主府的队伍一起走吧,如此,也安全许多。

    之前城主大人嘱咐过我,她疗伤这段时间,要多看顾这次一起出门的诸位前辈、道友,不瞒二位道友,此次天斧山之行,不仅城主府的侍卫损失大半,那些跟随我们城主一起出行的非城主府的前辈道友,亦有很多折于此地,遂城主大人心下难安,这才特意交代我要好好看顾其余诸人。”

    宋香说着,给顾萱顾绣行了一个道礼,恳切道:“还请二位道友体谅我们城主大人一片苦心。”

    顾萱顾绣对视一眼,顾萱开口道:“宋姑娘,其实我们兄妹也是不想提前走的,只是……只是……因为前事,恐令何前辈不快,心生误会,心中委实不安,如此……方才想要提前离开。”..

    既然宋香说的如此恳切,不如就将话说开吧,否则就算他们被强留下来了,这今后的日子,仍然是提心吊胆的。

    宋香闻言一愣,“顾道友指的是……”

    顾绣道:“宋姑娘可还记得,之前在斧山之内时,何城主曾示意我等让行,只是那时我们七人已经布置好防御阵法,且有二人已经进入山道之内,实在没有办法让行,遂……”

    “原来二位道友说的是此事。”宋香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继而一笑道:“我想二位道友是误会了。”

    “啊?”顾萱不解,顾绣虽面露疑惑,却并没有发问,而是静静地等着宋香下面的话。

    宋香笑着解释道:“当时城主大人的意思,并不是令几位道友让行,而是示意你们加快速度,当时情况紧急,实在没有余力庇护诸位,所以城主大人才示意大家快快出去。

    没想到当时那一声,却让几位道友误会了,幸亏二位道友今日与在下明言此事,否则这个误会也不知何时能解开了,若是几位道友心中一直存疑,委实不美。”

    顾萱惊讶道:“原来竟是如此,是我们兄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还请宋姑娘代我们兄妹向何前辈解释一二,此事我们实在不好张口。”

    顾萱一副羞愧难当的模样。

    顾绣也道:“这次也多亏宋姑娘告知我们,否则我们兄妹可就枉做小人了,既如此,我们兄妹还要叨扰何前辈和宋姑娘了,这剩下的路程又要给你们添麻烦了。”

    “二位道友太过客气,既然是误会,说清便好了。”宋香客气道。

    又在原地等了两日,何城主终于疗伤完毕,至于她的伤是否真的痊愈,有无留下暗疾,这些顾绣等人不得而知,当然,这也不是他们该关心的。

    只要何城主自认为有和郁琉璃一战之力,能够与之抗衡便可以了。

    不管郁琉璃是如何认为的,她在与何城主解除了魂契之后,并没有再次动手,只留下一句“后会有期”,便踏着月色,带着属下离开了。

    接下来的路程,顾绣兄妹自然还是跟着何城主一行人走的,只是这次的天斧山之行,不仅有很多修士殒身其中,连带着他们此次行路的代步工具也损毁了很多。

    其中为顾绣兄妹拉车的地风熊已经被鬼修灭杀,倒是车辆还在。

    地风见四双眼睛都盯向自己,它已经隐隐预感不妙了,抬起蹄子,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几步。

    “地风?”顾萱嘿嘿笑着看向它。

    “哎,绣儿,你六姐笑的好可怕,看起来就像我以前见过的一个特别坏特别坏的女修的笑,忒渗人了。”

    顾绣脑中传来地风熊的控诉,它说着,还抖了抖身上的毛,似在表示自己的胆颤。

    “六妹,你看你笑的就像话本中写的处心积虑对付正派人士的反派,也忒恶毒了。”

    顾希调侃道。

    “我恶毒?”顾萱气的指了自己的鼻子,“你看大家都准备走了,给我们拉车的脚力灵兽死了,现在没有拉车的灵兽,你是准备自己走嘛,若不是多了你,我们三个正好去冯道友的马车里挤一挤,现在就因为多了个你,所以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如何就多了我,你怎么不说多了你?”顾希据理力争,“地风是八妹的同伴灵兽,又不是你的,我们三个谁都可以是多的那个,况且我还是你三哥,若说多余的那个,只能是你这个妹妹了。”

    似乎觉的自己想到的这个理由甚妙,顾希得意的笑道。

    “自然是修为最低实力最低的那个,才是多余的,这话还要我说嘛!”

    顾希:“……”觉的自己胸口被插了一刀。

    “六姐!太过了,你这样三哥会自卑的。”顾绣道。

    顾希:“……”再次被插刀。

    “放心,三哥不会自卑的,他脸皮厚着呢!”

    “二哥,我发现妹妹都是给哥哥捅刀的。”顾希可怜兮兮的看向顾望。

    顾望老神在在,“我觉的不是。”

    顾希:“……”三刀毙命。

    “冯二哥,你可一定要带我坐,我被他们嫌弃的无立足之地了。”

    顾希哭着喊着去投奔冯守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