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一百三十六章:机会
    顾绣此时有些后悔没有将地风熊带出来。

    可是心里又明白,即便带了地风熊,这是在别人的地盘,即使地风熊跟来了,若是真的遇到了麻烦,恐怕也无济于事。

    既来之则安之!

    顾绣正想将幻衣取出来,就听班霓雪道:“二位小友尽管放心,自盛安堂在盛元街建立以来,至今已有三万七千八百一十二年,这期间只出过一次强买强卖之事,最后那行强买强卖之人,被赶出尚城,永不准踏入尚城一步,不知我这般说,二位小友是否放心了一些?”

    不等顾绣顾萱回答,班霓雪又指了指房间四周的墙壁,解释道:“这四周皆布有阵法,若是在交易中,小友有所不满,只要说一句话,便会有人前来中止交易。

    且这里是不允许斗法的,一旦有斗法波动,尽管波动很轻微,此处阵法必会攻击出手之人。”

    顾萱一听这番解释,神色明显放松了许多,即便是顾绣,也稍微轻松了些许。

    即便是冒险,在冒险途中,发现这个险比她原以为的要安全许多,任是谁也会有松一口气的感觉。

    顾绣并不认为班霓雪有必要编这样一个谎言来欺骗她们。

    她们之于班霓雪,根本就没有诱杀的必要,直接灭杀,她们亦无还手之力,起码在班霓雪心中当是这么认为的。

    顾绣对顾萱微微一点头,姐妹二人坐在班霓雪对面。

    顾绣从储物袋中取出三重幻衣放到桌上,“班前辈,这便是三重幻衣,你可以试试效果,若是符合前辈的要求,我们再谈价钱,若是前辈不满意,那便算了,是晚辈耽误了前辈的时间,还请前辈见谅。”

    班霓雪也不废话,右手轻翻,桌上的三重幻衣便已经置于她手中了。

    她站起身来,在她起身的瞬间,她身上原本所着的那件雪青色法衣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上蓝下青,腰系玉白色腰带的荆钗裙。

    素丽中带着一丝俏皮,即使是凡人女子的装扮,却也是凡人女子中的佼佼者。

    顾绣朝班霓雪面上看过去,她面上还算平静,与之前并无太大变化。

    班霓雪一个旋身,身上的荆钗裙已然换成了榴仙裙。

    这次班霓雪的神色有了些微的变化,她的眼睛似乎亮了一点。

    又是一个旋转,顾绣隐隐觉的班霓雪这次的旋身似是有些迫不及待。

    榴仙裙成了幻影裙,班霓雪停下了动作,伸手轻抚了一会身上的幻影裙,半晌没有说话。

    顾绣眼睛一花,班霓雪再次坐到了她们面前,身上的三重幻衣已经被换下了,她再次穿上了之前的那件雪青色法衣。

    而三重幻衣仍然置于桌上。

    顾萱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口,被顾绣阻止了。

    班霓雪露出笑容,这笑容虽然很含蓄,但是是真心还是假意顾绣还是能看出的。

    显然,班霓雪心中很高兴。

    “不知二位小友这法衣是如何卖的?意欲要价几何?”她问道。

    顾绣回道:“晚辈是因为看了前辈发布的尚飞令,这才根据尚飞令上的要求,炼制了这件幻衣,既如此,报酬便依据尚飞令上所言即可。”

    班霓雪微微诧异,“此三重幻衣乃是小友所炼制?”

    这并没有什么好瞒的,虽然三重幻衣较难炼制,但是在尚城这样的大城,并不算什么。

    至于班霓雪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乃是因为她的要求较多,且时间很短,又赶在诺灵夫人寿宴这个档口,所以才显得艰难了些。

    她一介凝息中期修士,竟然能够炼制三重幻衣,虽然令人惊讶,但是于班霓雪来说,并不是不能接受的。

    她乃是尚城城主府修士,什么样的天才没有见过,顾绣这样的,尚算不得太令人震撼。

    果然,在顾绣点头表示肯定时,班霓雪也只是微微挑了眉,说了一句,“小友资质不凡”,便再没有对此事发表什么言论了,而是直接谈起了三重幻衣的价钱。

    “我记得我当时所允乃是五万金珠,其余面谈,可是这般?”

    顾绣点头,“是这样。”

    班霓雪二话不说,直接取出一个储物袋,放到桌上,“这是五万金珠,小友可以看看。”

    顾绣也不推托,探进神识数了数,的确是五万金珠。

    “至于其余的报酬,不知小友有何要求?”

    顾绣本来想的是一粒化脉丹,或者是再多要一些金珠,让她有在拍卖会买下化脉丹的底气。

    可是她想到了之前在盛元街上感受到的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熟悉气息,而那气息传来的方向却是……

    “前辈,听闻三日后的寿宴,城主府大开城门,广宴宾客,只要有城主府请帖的,还有能够参加寿宴后城主府所举办的新弟子选拔试炼的修士,都有进城主府参加寿宴的资格,不知此事可当真?”

    顾萱看了看顾绣,又看了看班霓雪,有些不安的挪了挪身子。

    “嗯,是真的。”班霓雪直接点头道,“不知小友是想要请帖,还是新弟子选拔的名额?”

    “我……”

    “班前辈,两样可以任选吗?”

    顾绣正想回答,却被顾萱抢了话头。

    顾绣微微诧异,一进盛元街,顾萱就表现的相当拘谨,和班霓雪一起进了这盛安堂后,顾萱就更是小心翼翼了。..

    她自然理解顾萱的感受,若是她没有前面一千多年的经验,没有体验过强者那种睥睨一切的感受,她的表现或许并不会比顾萱好。

    可是就是这般紧张的顾萱,却在此时打断了自己的话,抢着问班霓雪。

    班霓雪看了二人一眼,“我当初发布尚飞令时,就想过,拿下尚飞令的修士若不是城主府的修士,应该会有一部分人想要这两样,遂我都准备了。

    不知二位道友想要哪一样,不过无论是请帖还是名额,我都只有一个。”

    顾萱忙摆手,“不用,我不用,就一个就行了。”

    她看向顾绣,“八妹,我们要新弟子名额吧,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参加选拔试炼了。”

    顾绣点头,“听六姐的。”

    直到从盛安堂出来,再出了盛元街,顾萱都不敢相信今天的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