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两百零一章:赔偿到
    顾淑虽然看起来柔婉顺从,其实心志很是坚定,且为人谨慎,怎么会和一个只认识了十来天的男修成亲,即使两情相悦,以顾淑的谨慎,也不会那般快就成亲的。

    更何况,和那男修一起去求二叔祖他们成全,这事若是顾萱做的,倒还有几分可能,即使是顾烟,顾绣也不觉的违和。

    可是这事发生在顾淑身上,顾绣却是如何也不能相信的。

    钱如江?

    “那人姓钱?我记得三姐从岩城试炼回来,曾经说过自己被一位散神期的前辈救过数次,那人就是姓钱,对了,叫钱向真,九妹,你可知此人?”

    顾悦点头,“钱师叔的确是岩城城主府的修士,那次我们参加岩城城主府新弟子选拔试炼,钱师叔好像就是带队前辈修士之一,那钱如江就是谎称自己是钱师叔的儿子,这才骗取了三姐的信任。”

    “这么说,钱向真并没有儿子?”顾绣问道。

    顾悦摇头,“我虽不认识钱师叔,但是听石师姐说,钱师叔一直未成亲,自然没有子女。”

    “既然如此,那钱如江为何知道钱向真救我三姐的事,而且他能用这事骗取三姐的信任,当初钱向真救下三姐的细节他想必也是清楚的,否则如何取信于三姐?九妹,钱向真如今可还在岩城城主府?”

    顾绣忽然想到这个关键的问题。

    那钱如江既然能够用钱向真儿子的身份蒙骗顾淑,那么对钱向真必定很了解,如此说来,他很有可能是钱向真的熟人,如此一来,便可以从钱向真入手,打听钱如江的身份。

    顾悦看了顾绣一眼,摇摇头,“八姐,钱师叔自从六年前出外历练,就再也没有回过岩城城主府,谁也不知他去了哪儿?更不知那钱如江和他是何关系?”

    钱如江一出现,钱向真同时消失了,钱向真是为了帮钱如江掩饰身份,这才索性不回城主府的?

    顾家只不过是仙水城一个势力普通的家族,只有一个散神后期修士坐镇。

    那钱如江若是果真和钱向真有密切的关系,即便不是他的儿子,他为何不直说,顾淑若是真的看上了钱如江,绝对不仅仅因为钱如江是钱向真的儿子,也不仅仅因为钱如江是岩城城主府修士的身份。

    她看中的必定是钱如江这个人。

    也就是说,若是仅仅因为身份的关系,无论是钱如江,还是与他有着密切关系的钱向真,根本不需要隐藏。

    但是他们却消失了。

    顾绣并不认为这是个巧合。

    这样说来,这桩亲事肯定有问题,不仅仅是钱如江身份的问题,其中有更大的问题。

    “钱如江不是岩城城主府修士这件事家里应该也知道了吧?他们有没有派人去寻过?”

    对此,顾绣其实并不抱希望,可是她还是问了出来。

    顾悦苦笑,“偌大的尊神界,十大城,无数中城小城,还有荒渊、雪域、西沙等地,从哪里寻起?”

    顾悦说着,抬眸看了顾绣一眼,“况且,八姐你又不是不知,我们家中哪有人手去四处找人,想当年,我爹在向海城陨落,不是也无人前去调查灭杀我爹的凶手吗?

    三姐现在只是失去了踪迹……”

    “三姐的魂玉可还在家中?”顾悦说到这个,倒让顾绣想到了这一点。

    若是顾淑的魂玉还在顾家,那么魂玉未碎,起码代表顾淑现在还好好的活着,只要活着,顾绣便有可以慢慢找下去。

    顾悦摇摇头,“三姐成亲后,魂玉自然要带去婆家,因此,三姐一成亲,魂玉就交给了三姐夫。”

    顾绣心里一个咯噔,也就是说现在顾家人并不知顾淑的死活了。

    只是这话她并没有对顾悦说。

    来了尚城,她方才知道仙水城的风俗与真正的大城有很大的出入,仙水城的女子,凡人且不说了,女修嫁人的也有十之七八,嫁人之后的女修,便以婆家为家,和娘家的联系将会渐渐疏淡。

    相对来说,顾家因为有顾虚这个比较开明的家主,顾家的女儿活的还算恣意。

    可是尚城,这里的女修绝大多数都是独身一人,即使成亲,夫妻二人也并不全系男方为主,更不存在所谓的娘家婆家之分,这里的女修活的要比仙水城的女子恣意畅快许多。

    顾绣本来的打算是带着化脉丹回去,若是顾璇已经筑成神脉,而顾淑又能利用她带回去的化脉丹化脉成功,她便劝二人也来尚城。

    即便不能成为尚城城主府的弟子,在这里也自由许多,当然这只是她的打算,若是她们不愿,她自然不会强求。

    可是顾淑成亲的这个消息却让她的打算泡汤了。

    因为顾淑的事,顾绣和顾悦分开后,情绪很低落,又返回传讯堂,给顾萱写了封信,告诉她自己最近要回仙水城一趟,她若是能够提前回来便回来,不能回来她便自己先回去。

    实在是心里隐隐觉的顾淑成亲这桩事蹊跷的很。

    因为顾淑的事,顾绣几乎将诸婷以及那十万金珠忘了。

    直到第三天,诸婷果真拿了一个装了十万金珠的储物袋交给顾绣,并要求拿回她写的欠条,顾绣方才又想起这桩事。

    诸婷这般爽快的就交了十万金珠,令顾绣更加证实了心中的猜测。

    诸婷背后的确有人。

    而且那人身家不菲,竟然这么轻易就将十万金珠送了出来。

    或许……顾绣想了想,或许,那人也舍不得,只不过不想暴露自己,只得如此了。

    想到这里,顾绣更好奇那人是谁了。

    她自问自己进城主府以来,并没有得罪过人,除了与招新堂的掌事廖鑫有些龃龉。

    只不过顾绣下意识觉的此事并不是廖鑫。

    廖鑫此人爱财,且又知晓自己与徐若光和喻晨均有些交情,他不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那又会是谁呢?

    若是在城主府中,那人就算再痛恨自己,能使出的手段也只能是如这次的法衣之事一般,坏了她的制衣名声,并不能直接伤她性命。

    可是若是出了城主府,能使的手段可就多了。

    想到这里,顾绣不得不仔细策划回仙水城之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