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两百二十四章:逃……(二)
    彭昌争话音刚落,顾绣就察觉到身后有一股强大的吸力,自己的身形似乎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往后退去。

    顾绣忙收敛心神,往身上拍了一张清心符,顿时,不受自己控制的心神稍稍清明了些许,她身体往后退的速度慢了下来。

    一支长戟,夹杂着劲风和精锐之气,以一夫当关的攻势,隔开了牵连三人身体的那股吸力。

    没了那股吸力,顾绣和严玉衡猛的往前趔趄了几下。

    “这位小友,实力上佳,神识不错,相貌亦算的上清俊,唉,多少年没有这样的好货色了,若不是本君现在的身体状况不佳,实在不想就这么用了,多养几年,再辅助你进阶散神期,那时再用,可比现在的功效好太多了,唉,实在可惜,可惜了……”

    一个轻柔和缓的声音响起,这声音亦男亦女,男女界限并不是很清楚,可是顾绣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男子,应该就是这长生宫的主人长生君了。

    她转身抬头看去,一名身着黑袍的男子立于……一只巨大的黑蜘蛛背上。

    知道你是邪修,有必要养这样一只妖兽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吗?

    顾绣暗自准备着,又将目光转向黑袍男子,的确是真神期修士,身材瘦削,面容白皙,只是那白皙中隐隐透着青灰之色,五官……细长,除了这个词,顾绣一时之间还真的想不出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人的长相。

    这人给人一股阴柔之感,只不过并不是那种天生阴柔之人,而是像后天改变的,所以他的五官显得刻意的阴柔,给人一种不协调之感,看着很不舒服。

    “阿柔,你还说他们定不能走到出口的,你看看,他们还不是走到了这里,我这宫里个个都是废物……”

    长生君轻轻的抚摸着黑蜘蛛的的脑袋,语气轻柔的道。

    “上君,是我等疏忽了,还请上君恕罪!”

    一人急急的从长生宫的方向遁来,一上来便是向长生君请罪,那人正是顾绣和彭昌争见过的枫城原副城主田颂。

    “啧,一个邪修还用‘上君’这般清雅的称呼,实在是玷污了这个称呼。”严玉衡很是嫌命长的讽刺道。

    一道细丝快如闪电的射来,在严玉衡几乎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将他牢牢的捆住了。

    “顾师妹,快砍断蛛丝,我们逃。”

    彭昌争满脸都是大粒大粒的汗珠,顾绣知道时机已然成熟,飞鹰剑祭出,细如发丝的蛛丝本来就被严玉衡身上的法衣消陨了法力,在飞鹰剑下没撑过两息便断了。

    严玉衡刚获自由,就想说话,被顾绣一拉,往后退了数步,掠到了彭昌争身边。

    彭昌争双手微动,快速的结起手印来。

    严玉衡吃了一惊,看着脚下快速升起的地面,这是什么操作?

    顾绣怕严玉衡又出什么幺蛾子,立刻道:“这是彭师兄的飞行法器,严道友,如今出口已经长生宫的人围堵了,我们逃不了了,若是被他们抓住后果不堪设想,彭师兄打开了一个小缺口,我们先逃离被围攻的范围。”

    顾绣语速极快的道,九个火葫芦祭出,围绕在三人身周,同时放出了地风和小斑,一人二兽配合无间的抵抗围攻而来的长生宫修士。

    彭昌争则是一门心思的御使着飞行法器往他之前打开的那个神识缺口遁去。

    他们身周原本已经被长生君的神识锁定了,若不是长生君有伤在身,即便彭昌争的神识之力再是强悍,对上一名真神期修士,也是毫无胜算的。

    现下这种情况,顾绣姑且将之看成是天无绝人之路。

    严玉衡虽然不知道彭昌争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现在情况之危险紧急,他还是非常明白的。

    他的神息并未完全恢复,方才被蛛丝缠住,又浪费了神息护体,因此,现下严玉衡本身几乎没什么战力,好在他身家丰厚,而长生宫似乎有一个习惯,对于劫来的修士,他们开始并不会抢劫储物袋而是直到修士被取血炼制血丹时,才会一并收取储物袋。

    如此,他们方有一逃之力。

    地风熊和小斑各牵制住了一名散神期修士,顾绣也竭力牵制住第一个赶过来的散神期修士田颂。

    严玉衡只要对付那些凝息期修士就行了。

    好在不知什么原因,长生君除了一开始以神识封锁绣三人,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如此,又为三人争取了一线生机。

    严玉衡一把符箓不要钱似的洒了出去,有下品中品,甚至其中还夹杂着一两张上品符箓,各种法术的光芒在他们身后爆开,小斑又是一阵雷电劈过去,地风一堵极厚实的墙将法术和长生宫的修士拦在了身后,即使这一堵墙只维持了一息的时间,就被攻破了,也为三人争取了时间。

    趁着这一息的时间,彭昌争御使飞行法器越过了长生宫,往长生宫后面的群山飞去。

    飞了十息左右,彭昌争的神识和神息都处于疲乏和枯竭状态,顾绣道:“彭师兄,就在这里降下,这下面地形复杂山道颇多,而且雾气弥漫,似有干扰神识之力,这种情况,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反而有利。”

    彭昌争明白顾绣的意思,从善如流的降下了飞行法器,直到这时,顾绣和严玉衡才看清彭昌争这件速度极快的飞行法器的原本模样。

    是一件像是展翅翱翔的大鸟一般的飞行法器。

    彭昌争解释了一句,“这是千里风,我起的名字。”

    顾绣问道:“双翼妖猫的翅膀所炼制的?”

    她的那一侧翅膀也被她送进了炼器堂,只不过她离开城主府的时候,尚未炼成,所以她现在并没有一件趁手又厉害的飞行法器。

    彭昌争点了点头,“我们选一条路走吧,他们快追来了。”

    顾绣点头,她方才用神识探查了其中一条山路,没有发现异常,便准备走那条路。

    “顾姐姐,跟我走!”忽然,三人身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

    三人一惊,忙往后看去。

    “邬婕?”顾绣睁大了眼睛。

    “顾姐姐,快走,你们走这些山路是没用,这里位于长生宫后山,虽然地形复杂,小道繁多,却早已被长生宫的修士探了个一清二楚,他们在这里,如同出入自家,根本不受影响,顾姐姐,你若相信我,就跟我走,虽然我带你们去的地方也有危险,但是正因为有危险,才有生机,因为那地方就连长生君也不敢轻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