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两百四十章:西街客栈
    秦生紧接着方才的话题继续道,又和阚直将三人引到靠近角落的一张桌边坐下,并招呼伙计上了一壶灵茶。

    “几位道友尝尝,这是这次图前辈他们带过来上品灵茶,他们那里的灵茶树多少年没有产出这种好品质的灵茶了,这一盏就是五十中品鬼息珠呢。”

    阚直带着艳羡之色说着,显然很羡慕那位图姓修士所在的商队,“这些灵茶到这凌城来,好卖的很,这里的鬼修,手面大的很。”

    “鬼修也喜欢喝灵茶?”严玉衡又忍不住问了一个在秦生他们看来很奇怪的问题。

    秦生愣了一下,阚直笑道:“看来严道友的确没怎么出过门,鬼修自然有喜欢灵茶的,而且还不少,他们不仅喜欢喝灵茶,还喜欢灵酒。”

    “呵……他们还喜欢……”

    “两位道友不要见怪,严道友父母对他很是疼爱,怕他离开家门会有危险,一直都将他关在家里闭门苦修,因此,他对外面的一切几乎都不了解。”

    彭昌争打断了严玉衡将将要出口的话,勉强为严玉衡那些在秦生二人面前不知所谓的话解释一二。

    “严道友父母修为定然很高。”阚直羡慕的道:“我爹也说过外面很危险,虽说我们修神者,与同阶鬼修相比,实力要高很多,可是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又是鬼修的天下,我们算是游走在世界的边缘处了,若是一个不慎,魂飞魄散不只是说说的。

    只是再不放心,我需要修炼之物,就需要金石和鬼息珠,我爹娘修为不高,自顾且不暇,哪还有余力提供我的修炼之物,所以我进入凝息初期后,就跟着商队到处跑了。”

    阚直说着,又艳羡的看了严玉衡一眼,“严道友这般纯直,可见你爹娘皆不是泛泛之辈,只是不知他们现在在哪?”

    顾绣瞟了严玉衡一眼,就怕这家伙又胡说一气,她发现阚直有一点倒是说对了,严玉衡的确纯直的很,肯定是被他父母或者师长保护的太过了。

    或者说是蠢直更为合适。

    严玉衡此时也反应过来了,自己似乎说的太多,差点露底。

    他忙顺着阚直的话点点头,“是啊,是啊,我爹娘就是管我管的太厉害,管的我都木讷了,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他们好在也知道只这样关着我不行,还是让我出来了,这一出来就闹笑话,幸亏有彭道友和顾道友时常看顾着,带着我一起四处游历,否则我还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命在呢?”

    严玉衡这下还顺便拍了一下顾绣和彭昌争的马屁。

    “对了,秦道友、阚道友,方才你们说明天才是凌城的阴衰之日,凌城的修神者明天才会出现,那……符前辈她们为何今日就去坊市摆摊了?”

    顾绣想了想问道,的确,今日在坊市中只有符辛姑侄二人一家修神者的摊位,其他商队并没有出摊。

    “对啊,对啊,还有其他修神者平时不出来,那他们躲在哪里啊?”严玉衡又有话问了。

    这次连秦生也忍不住诧异的看了严玉衡一眼,被这一眼一看,严玉衡立刻知道自己恐怕又说蠢话了,虽然他并不知道这话蠢在何处。

    “丽城我虽然没有去过,但是镜域的绝大部分城池都大同小异,虽然城中几乎都被鬼修占领了,但是好歹每个城池都会留下一个角落给修神者,凌城的绝大部分修神者都住在西街胡同,那里算是默认的修神者的地盘。”

    虽然觉的严玉衡实在是有些古怪,但是秦生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至于顾绣问出的疑惑,阚直给了答案,“符雪商队不仅做修神者的生意,他们还做鬼修的生意,符家老祖曾经救过一名修为高深的鬼修,那鬼修是雪极山一带的霸主,和他们符家达成了协议,可以庇护符家,并为他们提供便利的经商条件。

    因此他们手中有些不错的鬼修修炼资源,可以做起这门生意,符前辈她们今日去坊市,主要做的是鬼修的生意。

    而我们则不同,我们手中只有修神者所需要的修炼资源,那些修神者不出现,我们即使出摊,东西卖给谁啊?”

    对于符家到底做不做鬼修的生意,顾绣三人并不敢兴趣,他们感兴趣的是这些商队除了卖东西,还收不收东西。

    这个问题也很快得到了解答,秦生笑道:“自然是收的,不过三位道友是符前辈的客人,我们自然不好抢了符前辈的生意,三位都稍等片刻,等符前辈她们回来,自然会和三位道友交涉的。”

    他这话倒让顾绣有些惊讶,她没有想到他们连自己等人能拿出什么东西都没看,就直接回绝了。

    “自然如此,我们也是要等符前辈他们看过之后,之后再与其他商队交易,只是符前辈他们商队难道只有符前辈和符道友二人吗?我的意思是,她们商队可还有其他人在这客栈中?”彭昌争立刻赞同道。

    阚直看了三人一眼,颇有深意的道:“符雪商队自然不止符前辈和符道友二人,其他人去了其他坊市,留在这西街客栈中的只有符家的老祖宗,真神后期的符老祖。”

    顾绣蹙了蹙眉头,既然是老祖宗,为何会跟着商队一起出来,像他们顾家的家主顾虚,很少外出,因为要坐镇家族。

    秦生似乎看出了顾绣的疑惑,欲言又止,不过到底什么也没说。

    “让三位道友久等了!”正说着话,从外面走进几名修士,其中两名正是符辛和符叶姑侄。

    符辛直接上了二楼,符叶身后带着两名凝息期修士正往顾绣他们这一桌走过来,方才说话的便是符叶。

    “符道友!”顾绣三人站起身来。

    符叶看了秦生和阚直一眼,阚直忙举起手赔笑道:“符大姐,你可不要误会,我们这是在为你招待三位道友呢,其他的可什么都没做。”

    还没等符叶问什么,阚直忙解释道。

    符叶白了他一眼,“想你也不敢!”

    “三位道友,和我一起上楼吧,我姑姑想看看你们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