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两百四十一章:售卖
    很显然,因为有一位真神期老祖跟着一起出来,为符雪商队压阵,他们的底气很足,并不怕被其他商队打劫,如此最好,只不过顾绣想到交易之后的事情。

    她本想和彭昌争商议一下,可是又想到这里有真神期修士,也不敢传音,幸好之前留了一手,让林汶在外接应他们,在这种地方,即使是凝息期鬼修,也会让这些修神者忌讳一二。

    符叶带着三人进了二楼客栈的第二个房间,符辛已经等在那里了,顾绣仔细感觉了一下,并没有察觉到特别强大的威压,顾绣朝内室看了一眼,那位真神期老祖不是没有住在这间屋子,便是收敛了气息。

    “之前在坊市的时候,听三位道友的意思是有东西想要出售,道友可以先拿出来看看吗?”符叶坐下后,直接开门见山。

    顾绣看了看在场唯一的散神期修士符辛,见她并没有说话的意思,应该是全凭符叶做主了。

    严玉衡经过前面几次的经历,现在不敢轻易开口,直看向彭昌争和顾绣。

    既然来都来了,东西自然是要拿出来的,只不过彭昌争和顾绣都觉的自己这次有些莽撞了,没有事先打听出情况,就跟着一起过来了,实在是在这地界看到和他们一般的有真实肉身的同类太过困难了。

    这乍一看到,不免激动,一激动,做事就略显冲动了些许。

    彭昌争拿出了几张符箓,都是中品符箓,可以对散神期修士造成实质性伤害的中品符箓,当然了,对鬼修也是同样有效的,只是必须要用神息才能启动符箓,所以只有修神者才能使用。

    这是彭昌争按照之前在摊位上观察了之后,才拿出来的,比符氏姑侄摊位上的要高一品阶。

    “中品符箓,倒是不错,这些我都要了,就按照市价收了,一张一百中品鬼息珠,彭道友你看可以吗?”

    看到这些东西,符叶显然有些失望,不过看的出来,她是个涵养不错的人,面上倒是还带着笑,话语也很温和。

    彭昌争点了点头,他拿出来八张中品符箓,这样就可以换到八百中品鬼息珠,这价钱换算出来,这些符箓比在尊神界可值钱多了。

    看彭昌争没有再往外掏东西的意思,符叶将目光移向顾绣。

    从他们交易开始,符辛就始终盘膝坐在蒲团上,双目紧闭,既不进内室,也不看他们,但是顾绣心里明白,她定是时刻关注着他们的动作的。

    顾绣笑道:“这一路上,能用的我都用完了,若不是实在没了鬼息珠,以后住客栈都成了问题,我也不会跟着来的,现下想想,能拿出来值得道友一看的,也就是几身法衣了,这都是我之前手头松的时候,从一位制衣前辈手中买的,也不知符道友能不能看的上。”

    顾绣一边说,一边从储物袋中往外掏法衣,而符叶在听到法衣两个字的时候,眼睛忽的亮了一下,紧紧盯着顾绣的手不放。

    不仅是符叶如此,就连他身后站着的两名凝息期男修也是如此,这让顾绣心下惊讶不已,虽然很多法衣也算是斗法的武器之一,但是相对来说,还是女修更钟情于此,很多男修宁愿将钱花在法器符箓上面,也不会去买一件听起来防御和攻击效果都不错的法衣。

    顾绣用眼角余光瞄了一眼角落里打坐的符辛,她虽然仍然盘膝而坐,不动如山,双目紧闭,可是顾绣敏锐的察觉到她的面部很轻微的抖动了一下,心下顿时明了,看来即使是散神期的符辛对法衣也是有很大兴趣的。

    顾绣之所以决定拿出法衣,也是因为看了这些修士身上,只有符辛和符叶穿了两件下品法衣,其他人,就连之前顾绣他们看到的那个散神期的老者修士,身上所着也只不过是普通的凡衣。

    顾绣一共拿出八件法衣,玄色、赤色、橙色、鹅黄色、紫色、月白色、浅蓝色、葱绿色各一件,其中有两件男款的,其余六件都是女款法衣。

    法衣一铺上来,符叶就忍不住一件件拿起来仔细看了起来,“竟然全部都是中品法衣,款式还这般好看。”

    即使符叶想要压压价,想要找出些毛病来,也忍不住先感叹了一番,实在是这些法衣太好看了,或华丽端庄,或轻灵如水,或朦胧似雾,或飘逸出尘,和这些法衣相比,他们身上所穿的法衣,都能称得上是乞丐装了。

    符叶一边看,一边想着,自己第一眼看到这三位道友,就想着要将他们请到西街客栈,或者与他们的穿着得体好看不无关系。

    就连严玉衡也拿着一件玄色男款法衣,爱不释手的道:“顾道友,你还有这些法衣,怎不早拿出来,我也想买几件。”

    严玉衡此话一出,就感觉到有几双不善的目光盯视在自己身上,他觉的全身都发冷起来,抬头一看,盯着自己的正是站在符叶身后的那两名凝息期男修。

    就连符叶也瞟了他几眼,那意思分明是让他识时务些,严玉衡尴尬的放下了手中的法衣,讪讪的道:“嘿嘿,我就是看看,看看,再这么随口一说,随口一说而已。”

    “这件玄色的正好给老祖,至于这件浅蓝色的给姑父,姑姑你说可好?”

    符叶挑出两件男款法衣,问旁边打坐的符辛。

    符辛这下睁开了眼睛,挑了挑眉,“你不给霍铖留一件?”

    符叶脸腾的一下红了,娇嗔的唤了一声:“姑姑!”又颇为不舍的摩挲着手中的两件男款法衣,才下定决心般的道:“这次就不给他了,等下次……下次一定给他。”

    这话像是在对着那个现在并不在这里的霍铖说的,又像是在对自己说的。

    不用猜,顾绣就知道那个霍铖不是符叶的未婚夫,便是她的道侣。

    顾绣趁着这个机会忙介绍道:“符前辈,符道友,这八件法衣,皆是中品法衣,其中两件男款法衣,乃是五行法衣,即其具有五行攻击和防御之能,可对散神初期修士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亦能抵抗住散神初期修士全力一击。

    当然了,若是加上修士自己的实力,以及与法衣的配合程度,其功效可酌情上增;这六件女式法衣,其中鹅黄色和葱绿色只有防御功能没有攻击功能,鹅黄色为土系防御,葱绿色为木系防御,因为其只有防御,所以其防御之能要比其他法衣更强;月白色法衣是水系法衣,既可以防御亦可以攻击;赤、橙、紫三色法衣皆为火系法衣,既可攻击亦可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