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两百五十九章:传说中的刀山
    “你……你这个泼妇,枉我站在你面前,想要早日将你从幻境中拉出来……”严玉衡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

    “你骂我是泼妇?”林汶瞪着眼睛怒道。

    “好了,”彭昌争抬手阻止二人的争吵,问林汶,“幻境中,你的夫君是不是严玉衡?”

    “彭前辈,你怎么知道?”林汶惊讶的冲口而出。

    “因为严玉衡幻境中的道侣就是你。”彭昌争直接道。

    “什么?”林汶更惊讶了,转头指着严玉衡骂道:“你这个流氓!”

    “我是流氓,那你幻境中,拿我当你的夫君,你又是什么了?女流氓,哦,不对,是鬼流氓。”严玉衡毫不相让。

    “严玉衡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彭昌争低声道。

    “嗯?”顾绣有些不明所以。

    彭昌争笑的意味深长,“等着瞧便是了,我只是有些不明白,我们四个,两男两女,这三生石将严玉衡和林汶凑成了一对,为何我们二人在幻境中,却是……”

    彭昌争说着,顿住了,不过顾绣还是明白了他的未尽之言。

    顾绣想到自己幻境中的徐若光,又想到彭昌争所言他在幻境中的道侣乃是一个陌生的女子,顾绣道:“或许……或许这三生石就是随便选人的,彭师兄幻境中的那名女子或许也来过这忘川河,就此被三生石记忆下来了……”

    顾绣话未说完,便顿住了,本来她只是随口一说,现在想想,若是这个说法成立,那么徐若光也来过这里?

    顾绣摇摇头,应该不是这样的,她离开尚城城主府的时候,徐若光还在九云山闭关呢,又怎么会出现在这冥神界的幽冥府中。

    不过……顾绣转念一想,她离开尚城已然近二十年了,或许徐若光早就出关了?或许三生石是从每个人的记忆中选人投入幻境的。

    “彭师兄,幻境中的那女子你果真不认识?或许你是认识的,只是时间太过久远,她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所以你不记得了。”顾绣试探的问道。

    彭昌争颇为诧异的看了顾绣一眼,意味深长的问道:“顾师妹,你幻境中的那人到底是谁?”

    顾绣忙摇头,“没什么,城主府的熟人罢了,彭师兄,我们现在还继续向前走吗?”

    顾绣轻描淡写的转移了话题。

    彭昌争定定的看了她片刻,顾绣让他看的颇为不自在,正准备说些什么来转移彭昌争的注意力,彭昌争却率先开口了,“自然是要向前走的。”

    彭昌争说着,便去招呼严玉衡和林汶二人,这二人经过一轮的争吵之后,现在正处于互不理睬的状态。

    他们再次往前走,这一路上,除了他们一行人,便再也没有其他鬼魂的踪迹了。

    路越走越窄,两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悬崖下面是什么,他们看不到,可是从翻涌而上的浓浓阴气中,也可以想象这悬崖下面必定不是什么好地方,一旦落下,等待他们的即便不是灰飞烟灭,也离那不远了。

    “莫非这就是第三道冥劫?”严玉衡猜测道。

    林汶轻轻的“哼”了一声,想到她还和严玉衡冷战在,咽下了将要出口的嘲讽。

    顾绣摇头道:“应该不是,这是玄神期鬼君进阶冥神期所需要经历的冥劫,虽然还只是前面几劫,可也不会这般简单。”

    顾绣话音刚落,忽觉的一道道亮光从眼前闪过,她定睛一看,就看到前面有一座白花花的如一道风刃般窄小陡峭的山峰。

    “这路不是,前面那座山应该就是第三道冥劫了,不过那座山除了亮眼一些,窄小了一些,似乎也并无区别。”

    严玉衡眯着眼睛看着前面那座山,摸着下巴忖度着道。

    彭昌争凝眉道:“在这冥神界,到处都是幽暗森然的气息,前面那座山上出现刺眼的亮光本就不同……”

    彭昌争最后“寻常”两个字尚未出口,忽的就顿住了。

    顾绣这下也感觉到异常了,她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彭师兄,前面那座山中,是不是有金锐之息?”

    越走越近,那股本来淡淡的金锐之息越发的浓厚。

    “那是刀山吗?”严玉衡忽然问道。

    “刀山?”彭昌争顾绣林汶三人疑惑的看向严玉衡,林汶问道:“刀山是什么?”

    “你是鬼修你竟然没听说过刀山,你这个鬼修做的可真不讲究。”严玉衡嘀咕道。

    “我是鬼修我怎么就非得知道刀山了?”林汶皱眉不悦道。

    严玉衡瞥了林汶一眼,得意洋洋的道:“刀山火海知道不?很多鬼怪话本子都有,那坏人死后是要下地狱的,地狱中就有刀山火海。”

    林汶斜睨着严玉衡,淡淡的问道:“你不是说你从来没有看过凡间的话本子吗?”

    “我……我是没看过啊。”严玉衡吭哧道:“只不过……只不过你们也知道,我以前有很多跟班的,那些跟班们就喜欢看那些凡间话本子、折子戏之类的,我都是从他们那里听来的。”

    几人一边说一边往前走,待走近了,顾绣彭昌争林汶几乎同时看向严玉衡,严玉衡微微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我……我说中了?”

    呈现在四人面前的是一座薄如刀刃的山峰,当然了,这博如刀刃也是根据此山宽度和高度的比率相对而言的,宽度再窄,容几人同时通过还是不成问题的,关键是这山上一道道刃光不停的闪烁着,刃光的长度宽度乃至于释放出的金芒皆各不相同,更没有看到一柄实质的刀剑,但是那些刃光一道挨着一道,几乎没有空隙。

    “我先试试。”彭昌争说着,祭出由双翼妖猫翅膀炼制出的飞行法器—一块可以飞行的毛毯,附上隐身符,飞行法器便可隐形,如同凌空飞行一般,当初在长生宫之时,彭昌争就是用这一招带着顾绣和严玉衡从吴长生面前逃走的。

    彭昌争脚蹬飞行法器,跃上了半空中,试图以遁术越过面前的刀山。

    只不过彭昌争刚刚跃上刀山的半空,所有的刃光就像找到了目标一般,将全部的光芒都射向彭昌争。

    “彭师兄,小心!”顾绣提醒道。

    彭昌争自己也发现了所有的刃光都朝着自己射来,忙往后急退,即便如此,还是有几道速度快的刃光射到他的近前,他立刻扔了几张符箓,这才化解了刃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