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两百七十五章:狼群
    彭昌争点头,“你知道,我的神识之力一向高于修为,我自进阶散神初期后,神识之力相当于散神中期的水平,但自从幽冥府出来,我自感神识之力已经接近于散神后期水平了。”

    其实这个感觉,在顾绣问他需不需要披风,而他被徐若光释放的寒意威慑之时,就有所察觉。

    只不过因为徐若光的那股威慑力比他强大太多,两厢一对比,他觉的自己的感觉可能出了偏差,现在他走在这雪域中,铺展神识,这才发现能够铺展的范围,乃至于探查周围环境的精密程度,皆比之前有所长进,且长进幅度还不小。

    这才知道自己之前并没有感觉错,之所以与徐若光的差距还是那般大,很可能是因为,经过幽冥府一行,徐若光的神识之力也有所增强,增强的幅度甚至比自己还要大。

    “这或许就是经历幽冥府六劫后的好处了。”顾绣猜测道,对于彭昌争之前那个关于宝镜的奖励,顾绣觉的甚是有道理,这次他们的神识之力同时增强,顾绣同样想到了奖励这个词。

    “再走一天,就应该有人烟了,这时候最不容分心,否则被人暗算,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大家最好还是集中精力,多注意一下周围的环境。”

    徐若光的声音在前方响起,显得严肃而凛然,本来就寒冷的空气似乎又冷了一大截。

    姬宇往后看了一眼,对顾绣道:“顾道友,你去前面。”

    “嗯?”顾绣有些不明所以。

    姬宇解释道:“我们四人中,若光和和玄修为最高,他们二人一个在前,一个殿后,你们四人中,你和这位彭道友的修为最高,自然也得这样,你们两个都在后面,这……”

    后面的话,姬宇没有说,但是顾绣听出来了,他的意思是指他们这小队人在占徐若光薛山的便宜,靠着他们就不说了,自己还不想出一丁点力气。

    顾绣是个要强的人,在修仙界的一千七百多年的修炼生涯中,和其他修士组队历练、探险秘境时,从来都是身先士卒,不怕磨难,实力即使不是队伍中最强的,也从来没有做过最弱的。

    在她的记忆中,她还没被人说过占便宜这样的话,当然了,她也从来没有占过别人的便宜。

    现在听出姬宇的话音,顾绣心中憋屈,瞟了姬宇一眼,淡淡的道:“姬道友放心,不会让你吃亏的。”

    她将那个“你”字咬的重重的。

    姬宇摸摸鼻子,这徐若光让他做的事,就没有好的,即使只是几句话,也是得罪人的话。

    姬宇心中不忿,传音道:“徐若光,我又被你坑了。”

    徐若光嗤笑道:“那是你自己笨,不会说话。”

    姬宇:……他保证,等他能打得过他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揍他一顿,以解自己这么多年开被欺压的憋屈。

    顾绣自然不知他二人之间的这番传音官司,她和彭昌争说了一声,便嘭嘭的走到了前面,脚下的积雪被她踩的四处飞溅。

    “走吧。”徐若光瞟了她一眼,淡淡道,那一眼看的顾绣又火起,他那一眼明显就是轻视,轻视,的确,以她现在的修为实力,他们轻视她,也是正常的,想通了这点,顾绣反而平静了许多。

    是自己这段时间的修炼太过顺利,所以心境有些浮荡了,如今被徐若光和姬宇这么一打击,反而让她有些浮荡的心境沉淀下来了。

    一直在暗中观察她的徐若光见她的表情平和下来了,这才轻咳一声,淡声道:“东南方向有一个小镇,大部分都是人类,既有修士,也有凡人,凡人比修士要多许多。”

    顾绣也在铺展神识,听他这么说,特意将神识往东南方向铺展。

    也幸亏她如今的神识之力比先前要强上许多,虽然不能将徐若光所说的全部探查个一清二楚,但是也能察觉到东南方向有神息波动的人类修士。

    “最高修为是散神中期?”顾绣问道。

    徐若光摇头,“有个真神期的老头,不过周身气息极为薄弱,不是故意收敛气息,便是深受重伤,甚至即将坐化。”

    顾绣再次铺展神识,并没有探查到徐若光所说的周身气息薄弱的真神期修士,倒也并不气馁,人家毕竟是真神期修士,自己一个散神初期修士,非要和他比神识的强弱,那只能是自己为难自己了。

    “这里虽然冷了一些,起码没有那些鬼修捣乱,也没有妖兽……”

    后面的薛山迎着风雪大声道,他话音却在半途中戛然而止,忽的,他狠狠打了自己的嘴一巴掌,“我让你嘚瑟,真是乌鸦嘴。”

    严玉衡被他这波神操作弄的愣住了,“薛叔,怎么了?”

    薛山没有回答他,只是懊恼的看着涂敏,可怜巴巴的问道:“敏儿,你说后面那十来个家伙是不是我这张嘴招来的?”

    涂敏瞪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姬宇插嘴道:“你自己都说你是乌鸦嘴了,偏偏还这么多话,后面那十来个家伙,有三个是五阶,那五阶分你两个吧。”

    “两个?不行,不行,我刚刚进阶真神期没多长时间,一个都够呛,两个我肯定要被它们扯的稀碎的。”

    薛山一听,连连摇头。

    姬宇嗤道:“你这个在散神后期沉淀了数百年的人都不行,难道要分两头给若光这个堪堪百余岁的人?”

    姬宇这话,让薛山无言以对。

    薛山是个爱面子的,即使自己知道自己实力就是不如徐若光这个堪堪百余岁的人,可是让他亲口承认,那是万万不能的。

    “好,两头就两头。”薛山咬牙道。

    他们二人说话,其他人都没有插嘴,因为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不远处那十来头奔腾而来的妖兽。

    “这是雪极狼,善于收敛气息,伪装成雪域的一部分,擅长团体作战,每个狼群数量不等,多达百头,少的只有数头。

    但是无论狼群中雪极狼的数量多少,总会选取一头狼作为头狼,雪极狼选取头狼的方式与一般狼群的头狼选取方式不同,他们并不是强者为尊,而是世袭制。

    即老头狼死去后,可以将头狼的位置传给它的下一代,当然了,能当上头狼,即使实力不是狼群中最高的,但是它总有一项其它雪极狼没有的特殊能力,至于头狼的能力,每个狼群都不同,而一旦头狼被擒被杀,狼群的实力也会大减,所以我们只要尽快找到这个狼群的头狼并将之灭杀,灭杀整个狼群也就容易许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