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两百八十三章:商议
    只不过去不去符家的秘地,不是他们能决定的,当然了,人家邀请的也不是他们,他们自是可去可不去。

    顾绣看向彭昌争,却发现彭昌争的目光似有若无的往符叶身上瞟,这令她有些疑惑,若换一个人,或者还有一见钟情的可能,可是彭昌争,顾绣能肯定,他这样盯着一个女修看,定然是因为其他原因。

    符家人离开之后,林汶两天后出关,成功进阶凝息中期,徐若光召集大家商量了一番。

    他们四人,即徐若光、薛山、姬宇、涂敏已经决定去探一探符家秘地了。

    徐若光将目光投向顾绣和彭昌争,“顾师侄,你是怎么想的?”

    顾绣和彭昌争对看一眼,并没有注意到徐若光微眯的眸子,而后道:“若是徐师叔和薛前辈不嫌弃,我们自然也想去见识见识的。”

    说着,像是想到什么,她继续道:“当然了,到时若是遇到什么危险境况,生死自负。”

    彭昌争也跟着点头,在这一点上,他和顾绣有着同样的骄傲,进入秘地后,若是境况太险,他们会知难而退的,若是无路可退,他们也不会连累其他人的,他们都是不愿做别人负累的那类人。

    严玉衡一听顾绣这话,顿时苦了脸,他看向薛山,吭吭哧哧的道:“薛叔,我……我也想去秘地。”

    薛山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想去就去,我又没不让你去。”

    “那到时……薛叔……若是遇到危险,薛叔你可会……可会……”

    “扭扭捏捏的,没出息。”薛山瞪他一眼。

    严玉衡一跺脚,索性直接问道:“到秘地后,薛叔还会不会护着我?”

    “你这个没出息的,你没听到顾小友方才的话,靠自己,不拖累别人,你呢,只想别人护着,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连个女人都不如,实在丢脸……”

    薛山瞪眼骂道。

    严玉衡嘀咕道:“我是男人,难道男人就都比女人厉害?修为比男人高的女人多的是!”

    “严小友,你放心,你薛叔现在是嘴硬,到时啊,肯定还会护着你的,还有顾道友,到时也有人护着的,大家就一起去吧,虽然严小友和林小友修为低,可是将他们独自留下,也未必安全。”

    没想到,这次打圆场的竟是姬宇。

    薛山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传音道:“姬广岳,你是不是又在打着什么坏主意呢?”

    “难道你忘了,那位林小友身上还有一件疑似和冥雷笛同一等阶的冥宝?”姬宇没好气的道,“或许到时候还有用到她的地方。”

    “我就说,以你这种无利不起早的性子,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发善心。”薛山嘟囔道。

    最终的商议结果就是一行八人都去,林汶也自愿跟随一起过去。

    虽然这冥神界更适合鬼修修炼,可是这里毕竟不是她从小生活的地方,之前她曾想过,要去幽冥府,是为了想看看她爹娘以及外祖父,可是真正从幽冥府走了一趟,她才发现,她的这个想法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

    幽冥府的三个出口,进阶冥神期的九重冥劫出口,这个可以排除,可是她父母和外祖父无论是选择成为冥神界的鬼修,还是入了轮回道,重新投胎,只要从幽冥府走了一趟,他们就根本不会再记得前生之事。

    除非执念异常深的魂体才可记得生前之事,她能确定,她的父母和外祖父都不是执念深重之人,他们应该早已忘了她吧?

    她记得,爹陨落的时候,让她即使一个人也要好好的,她记得外祖父的魂体快要消失于天地间的时候,看到路过的郁城主救了她,在他那渐渐虚幻的面容上,出现的欣慰的笑容。

    他们应该都开始了新的生活,无论是重新做人,还是成为鬼修。

    所谓缘深缘浅,她与亲人的缘分或许就是那十几年吧!

    而现在,她更想回她自小生活的尊神界,还有森城,那里有对她有着再造之恩的城主大人,她更想在那里生活修炼,即使那里的阴气没有冥神界这般浓郁,林汶仍然想遵从本心回到那里。

    至于秘地中会不会有危险,这个自然是会有的,否则那符家人又不是傻子,为何请徐若光和薛山去他们家的秘地,还不是因为徐若光和薛山乃是真神期修士。

    既然修炼,就不能怕危险,生死更要看淡,否则将寸步难行。

    顾绣回想了一下符叶之前的话,“徐师叔、薛前辈,听符道友先前的话,她那意思是你们若是找到能够打开空间通道的宝物,离开冥神界,无论是去尊神界,还是那个未知的力神界,应该都是要带上符家人的。

    只是按照徐师叔你之前探查所见,这雪桐镇只有一名真神期修士,就算那名真神期修士是符家人,且实力完好,对上徐师叔和薛前辈你们二位,应该也没有必胜的把握,那符家到底有何把握在徐师叔你们寻到能够开启空间通道的宝物后,会带上符家人一起离开。”

    “那位符小友看起来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心计颇深,她既这般说了,那必定是有办法的。”涂敏蹙眉道。

    “他们最好不要出什么幺蛾子,否则老子抄了他们的家。”薛山狠狠地道。

    姬宇看向徐若光,“若光,你说这事靠谱不靠谱?”

    徐若光挑眉,颇有兴致的道:“无论是真的有秘地要我们去探,还是他们想来一招请君入瓮,既然到了人家的地盘,此番无论如何,也得走一趟,只不过最后到底谁是那瓮中的鳖尚未可知呢。”

    徐若光说着,看了顾绣一眼,道:“符家虽然实力不济,但是离这雪桐镇往南百公里,有一座雪极城,雪极城的城主乃是一名玄神期修士,据说那名城主与符家老祖的关系极好,对符家也有颇多优待。”

    徐若光这话一出,众人皆惊讶不已。

    他们惊讶徐若光是如何知道这一切的,这几日并未曾见他出过客栈门,薛山倒跟着涂敏出去打听过雪桐镇符家,顾绣和彭昌争也出去过,他们也知道往南有个雪极城,雪极城城主乃是一名玄神期修士,可是他们并不知道雪极城城主与符家老祖关系好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