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头狼 > 3010 班师回朝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一帮人就没皮没脸的赖在凯撒皇宫里吃喝拉撒,而风云大哥和彭耀宗除了第一天安顿我们时候露过一面,就再也没出现过,给我整的心里头直打突突,也不知道那两位爷究竟在研究什么套路。

    一周的时间,转瞬即逝,我胸口和背后的伤口都已经开始隐隐结疤,可那两位爷仍旧没有碰面对话的意思。

    当从叶小九那里听到李倬禹、高利松全部回到yang城后,我属实有点坐不住了,本想着通过夜总会的负责人转告风云大哥一声,将来有机会yang城细聊的时候,风云大哥突然让服务员找到了我。

    夜总会的茶艺室里,我、风云大哥、彭耀宗盘腿而坐。

    斑驳仿古的茶案,芬芳扑鼻的香茗,让人的心情不由间变得轻松缓慢。

    “老弟啊,刚刚解决完谭耀华的事情,这几天招呼不周,还望见谅。”彭耀宗端起茶盏,微笑着朝我轻碰一下,接着道“我听风云说,你在国内主要是从事酒店经营的对吗?”

    揣摩不明白对方的意图,我随口敷衍“是的,但规模很小,勉强够混口饭。”

    “小不怕,关键是精。”风云大哥笑呵呵的接茬“通过这几天的衣食住行,你应该对我们这凯撒皇宫也有个大概了解吧?”

    “挺高端的,只要钱到位,进来就不想走,我这两天胖了至少五六斤,嘿嘿。”我半真半假的说出自己的评价。

    彭耀宗乐呵呵的笑道“你说,如果我把这样的规模的夜总会搬去yang城或者国内别的大中型城市,我只负责投资和建设,而你出人帮我管理,一年赚点军费困难不?”

    我顿了顿,随即摇头道“难,非常的难。”

    见到彭耀宗面色有些不快,我马上补充一句“不是赚钱难,是立足难,您可能不太懂国内的行情,风云大哥一定知晓,这几年国内扫掉多少娱乐场所,那些开场所的哪个不是关系通天,个人永远不能跟政策对搏,别的不说,我莞城一个关系非常要好的叔伯,前几年就是做这块的,最后差点陷在里头没出来。”

    风云大哥微微点点脑袋“确实是这样,这两年国内的管理制度在逐步完善。”

    “瑞丽呢?有你好朋友连城的照拂,咱们再低调一点,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彭耀宗不死心的又问。

    “这”我迟疑的抿嘴道“老哥,不是我推辞,是我真不敢替我朋友打包票,连城心里的想法一般人捉摸不透,您能跟我开诚布公,说明之前肯定也做过这方面的尝试,结果不言而喻,对吧?”

    彭耀宗和风云大哥对视一眼,彭耀宗很实诚的点点脑袋道“是,连城个人很反感和我搭上关系,我们之前也在别的朋友的介绍下见过两次,但都没有谈出来任何结果,原本我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可是这次无意间得知老弟和连城的关系,我又心动了。”

    聊到这儿,我基本可以确定彭耀宗想跟我合作的生意,只可惜他这买卖太轰动,凭我的小嘴小肠道很难消化的动。

    我思索一下道“老哥,那我也照实说吧,我和连城的关系很怪异,似友非友,虽没有自家兄弟那么密切,可又比寻常哥们亲近,但我们之间始终差点什么东西,他年轻有为,见过听过的诱惑不是一般小恩小惠就能心动的,而您图谋的绝对不可能只是区区一城一地的夜总会经营,你需要的是大批量的财富源源不断的滚入您或者您背后人的口袋,对么?”

    “对。”彭耀宗重重点头。

    “这对连城来说就是个很难的选择题,里通外国可是一顶很重的帽子。”我揪了揪鼻头微笑道“你的这种合作模式,我想就算给他百分之五十的回报,他也不一定敢接受。”

    说完以后,我抓起茶盏跟他们轻碰一下道“我岁数小,知道的也少,哪句说的不对,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唉”彭耀宗垂头丧气的摇了摇脑袋。

    这时候,风云大哥笑眯眯的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道“小朗,这张卡是谭耀华的,密码是今天,卡里的钱经过几次周转已经全干净了,放放心心的拿回去补你们公司的窟窿,也是我和彭先生的一点心意。”

    “谢谢两位大哥。”我没有任何推辞,直接接了过来。

    之所以耐心在这地方停留一个多礼拜,等待分账就是我的主要目的之一。

    彭耀宗摸了摸鼻头,似乎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我听一般的呢喃:“丢了个小买卖,又没能谈成大生意,这一把我亏损厉害啊。”

    听到他的话,我吸了口气,话锋一转,满脸堆笑道:“彭老哥,军费不是不能赚,合作也不是只有一种形式,咱们其实可以变通。”

    “哦?”彭耀宗立马满眼放光的望向我:“如何变通?”

    “连城反感跟你合作,但一定不排斥我。”我捻动手指头乐呵呵道:“您要是乐意,可以把钱投给我,我用来做什么是我的事情,比方说您给我一百块,希望来年看到一百二的回报,且每年递增,我觉得我可以。”

    “老弟懂得投资?”彭耀宗上下打量我几眼发问。

    我很直接的摇头:“我不懂,可国内懂得人多了去,只要价格开到位,什么样的操盘手、投资大拿挖不到?我可以成立一家理财公司,而理财公司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客户盈利,至于客户是谁,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

    “然后呢?”彭耀宗脸上的笑意愈发渐浓。

    我喝口茶水回答:“我的理财公司可以给连城、叶家,我别的朋友一部分股权,大家合伙做买卖,还会分彼此吗?不过这里面有个前提,第一是您的绝对信任,你不能干涉和参与我们公司的任何决策,说白了您只是客户,第二,既然是公司,肯定要讲利润,我和我的股东们不能白忙活,每一百块钱我们分多少,咱们需要提前敲定。”

    说完以后,我便不再多看他一眼,眼观鼻鼻观心的捧着热茶,轻轻吹气。

    想要合伙开家理财公司,其实并不是我临时想到的,老早以前,在我决定组建属于自己的圈子时候,我就有这方面的打算,只不过之前是考虑如何正大光明的给连城、叶小九这些陪伴我们头狼这艘大船保驾护航的舵手们拿钱,现在恰巧遇上了彭耀宗这尊散发着金光的活财神,我把理念稍加改变一些罢了。

    沉默了两三分钟后,彭耀宗吹了口长气道:“老弟的想法很新颖,也确实有几分道理,只不过这种投资不是三百两百,我需要仔细斟酌。”

    “不着急,我目前也处于构思状态。”我笑着应声:“老哥如果质疑我的人品,可以抽空去趟广x防城市溜达溜达,那边有个叫刘冰的人,很好打听的,他目前的生意就是我一手促成。”

    彭耀宗微微点头道:“好,我会认真思索的。”

    我没有再过分再渲染任何,彭耀宗的岁数跟我爹差不多,我这点花花肠子人家可能都了如指掌,说的太多反倒不好,我随即岔开话题道:“大哥,趁着您和彭老哥刚好都在,我就顺便道个别,家里事太多,我们今天就准备返回了。”

    “大胜大悟,确实应该班师回朝。”风云大哥很爽朗的拍了拍我手背,不动声色的瞄了眼旁边的彭耀宗,笑道:“那我就不多留你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咱们很快会在yang城碰面。”

    “咣当!”

    房间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钱龙虎了吧唧的探进来脑袋,脸红脖子粗的朝着风云大哥道:“哥,我能不能再求件事儿,你们夜总会那个叫丽萨的妹呃,两栖动物,能不能也让我带走,我有点事情想要麻烦他一下。”

    听到钱龙的恳求,我一下子有点懵逼,心里暗道,这个傻篮子该不会真跟“丽萨”那种特殊物种怼出来感情了吧。

    钱龙冲我撇撇嘴嘟囔:“别用你猥琐的眼神把哥遐想成你此刻心目中的龌龊模样,我要丽萨是为了办正事,回去以后给人送份大礼得,骗你我是张星宇,操!”

    当天中午吃过午饭,告别了乐子和疯子,我和张星宇、钱龙,外带一个死活要挽着钱龙胳膊才肯走的丽萨踏上了回家的征程。

    别人心里或许不明白,而我则非常清楚,随着我这次的归来,yang城即将打破三分天下的稳定,要么是我们头狼独领风骚,要么就是我王朗功败垂成,远走他乡,不然都对不起这次意外,我们展现出来的实力

    toung0

    。